老男孩看《老男孩》

  《老男孩》是一個引起人們回憶的故事,引人回憶當年中小學校園裡從追求到胡鬧的點點滴滴;《老男孩》是一個激勵人們拼搏的故事,引人追尋那當年曾經執著且至今仍未熄滅的夢想;《老男孩》也是一個煽落人們眼淚的故事,因為它實實在在地展現了夢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但對整個故事,我卻看出了幾個令我回味深思的細節。

  第一,筷子組合告訴我們什麼?

  關於夢想,執著追求是可以的,曲線救國也是可以的,但拿不起、放不下卻是萬萬不可以的。我們每個人的人生,有著不同的軌跡,有著不同的追求,也有著不同的選擇。但是,不論是因為什麼原因,做好手中的事情,堅持自己所選擇的道路,永遠是我們最應該做的事情。有時候,夢想的追求可能很艱難;也有時候,幾個不同的追求之間或許會出現衝撞。但不論什麼時候,一旦我們選擇了一條路,即使這是與我們的夢想平行永不相交、甚至背道而馳,我們也沒有理由在其中彷徨、猶豫或者回頭。因為,眼下的道路,手頭的工作,是我們的責任所在,我們沒有理由因為一個我們沒有去追求的夢想而放棄應當履行的使命,尤其是當這個夢想是我們自己放棄的時候。正如師勝傑的相聲裡面,有人“夢想是當齊白石,現實中做一名清潔工”,那麼他應該採取的做法,是認認真真地把地給打掃乾淨,而不是對工作敷衍了事、卻整天想著飛機稿。當然,在認真工作之餘,以畫畫作興趣愛好是沒問題的;但如果因那個已經放棄的所謂夢想,而耽誤了正常工作,卻是糊塗的。

  遺憾的是,故事中的肖大寶和王小帥卻沒能分清夢想和責任。所以大寶在聽著廣播的時候撞上了賓士車,而小帥在扭頭看電視的時候把人家的頭髮給剪壞了。當然,編劇很手下留情,所以他們應該慶倖。如果他大寶撞上的不是賓士,而是一位過馬路的老太太,那什麼“快樂男生”就都是浮雲了,而且觀眾也將不會因其懷有夢想而予以尊重,只會因他是一位吊兒郎當的肇事者而予以唾棄。同樣,如果小帥剪壞的不是一位偽娘的一小撮流海,而是一位新娘的一大褸飄逸的長髮,甚至是在幫顧客刮鬍子是刀鋒在脖子上沒留神走深了一點兒,那我就不知道邁克爾傑克遜的舞蹈是不是符合監獄裡的監規了……所以說,不論何時,一旦已經放棄了夢想,一旦走上了另一條道路,那麼就認認真真地走下去吧,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永遠只能是男孩、而成不了男人。

  往深一步挖掘,音樂和舞蹈,對於故事中的大寶和小帥而言,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夢想,或者說他們究竟有沒有一直在執著追求?我對此表示懷疑。

  如果舞蹈、尤其是傑克遜的舞蹈,真的是小帥的夢想的話,那麼他為什麼會在第一年報考失利之後就不再繼續呢?現實中,有的人以辯論為夢想,所以29歲仍以全職在校生身份走上國辯舞臺,兩度榮獲國辯最佳辯手,並且至今仍帶隊參賽;有的人以考上清華北大為夢想,所以連續兩三年都置其它學校的錄取通知於不顧,執著複讀、執著再考。他們的做法是否完全正確,我們可以商議;但至少,這是夢想,是追逐夢想的正確且唯一道路。而王小帥同學,他就考慮一年就放棄了,他對夢想又還剩多少執著呢?

  當然,有人說,那時候傑克遜的舞蹈不為人所接受,再加上孌童案,王同學屬於生不逢時。好,我承認,現實中有這樣的人,例如文革期間沒有高考機會而被迫去當知青的人有一大批。但是,或許時間最能滌蕩人們執著與否吧,這一大批知青中,真正執著追求知識的人們,在1977年義無反顧地走上了高考的考場。那麼,他王小帥呢?在如今這個春哥、曾哥都能當超女且廣受歡迎的年代,他有沒有想過人們或許已經比當年更能接受傑克遜了呢?他有沒有重新尋覓一個機會報考舞蹈學院呢?他沒有,他想到的只是去日本進修一周學習一下做頭型的手藝。

  回過頭來再看大寶,或者說看他們兩個,他們是因為什麼下定決心的呢?如果大寶沒有在撞車之後遇見老同學包小白,如果他們在詢問是否能進全國十強時沒有從包小白包總嘴裡得到“有戲”這麼個回答,他們還會義無反顧地走上“快樂男生”的舞臺嗎?

  這是什麼?這是世俗,而不是執著。這不能怪他們,在這個染缸一般的社會中,在無奈的生活面前,不世俗又能怎麼樣呢?但是,俗就俗,沒有人怪他們。這就好比我們參加工作,如果老老實實地說“渴望一份不錯的薪水,為家人和自己打拼出一份安逸的生活”,這挺實際的,沒什麼不好;但如果有人在面試時非要唱高調,說什麼“為祖國建設四個現代化而奮鬥”,那估計連考公務員都很難被錄用。同樣,大寶和小帥兩個人,好容易認識個熟人,還正好管著這事兒,以為是個機會,這挺正常的;換作是我,我也會那麼想的。但是,人們卻非要把這個理解成他們對夢想的執著,這個就不太好了。

  第二,包小白告訴我們什麼?

  順著夢想這個思路,我們不禁要問,那位阻斷他們夢想的包小白,真的很可惡嗎?我看也未必。他最令人討厭的,是兩件事情:一是小時候剪斷電線,二是後來向評委打招呼。我們一個一個說。

  小時候的事情,無非是惡作劇,絕大部分正常男孩,在那個年齡都或多或少地做過這樣或那樣。我上中學時,有位老兄惡作劇的手法已經到了令人噁心的地步,但現在工作卻十分兢兢業業,絕不拿生命開玩笑。我們退一步說,誰不想人前顯貴呢?難道就只有大寶和小帥兩個人想嗎?顯然不是。看見校花我也想露個臉呀。但是肖大寶同學又是怎麼對待哥們兒的呢?他在校花走過的時候,故意狠狠地打小白的腦袋,以顯得自己很牛B。整個故事以大寶為主角,大家因此可能覺得沒什麼;但大家憑良心想一想,如果你是那個挨打的包小白,你被打得不僅丟人現眼,甚至沒機會抬頭看一眼校花,你難道心裡不覺得憋屈、不覺得窩火嗎?反之,他肖大寶就是這樣對待兄弟的,那他將來又怎麼能指望小白幫他呢?

  而至於後來向評委打招呼的事情,我依然要強調一個換位思考的事情。我個人一直持有這樣一個觀點:如果我站在她/ 他的位置也會做出跟她/他完全一樣的選擇,那麼我就沒有理由去譴責她/他。當然,公事公辦是可以的,如果那個行為的確違法,那麼也該走法律程式,那只能算是法律有問題或是我的思路有問題。那麼回過頭來看包小白打招呼事件。

  其一,這種公司贊助的選秀節目本身就不是對所有選手在才藝方面採取公平態度的,大家的公平性僅僅在於有機會吸引公司注意,但如果你的才藝不是公司想要的,那麼不論有多好,只能說聲“對不起”了。這沒什麼不合理的。超女如此,快男也是如此,它們都是公司贊助的選秀,而不是政府出資的公平競賽。既然是公司贊助,那麼公司就必然要根據公司自己的需要來挑選獲獎者。筷子組合年齡過高,雖然人氣很好,但是人氣沒有集中在購買力強大的消費群體之中。很多中年人喜歡筷子組合,但如果筷子組合出版了MV之類的東西,這些中年人是不會花錢去買的。而購買力強大的消費群體是青年和青少年,而現實中又有幾個二八妙齡的美少女會喜歡筷子組合呢?而且,筷子組合真的想進入娛樂圈嗎?從他們面對記者是的那一副並不十分在意的態度來看,我表示懷疑。如果讓他們當了冠軍,到頭來他們跟公司說“我們只是來參加這個節目的,我們不想在娛樂圈發展”,那時候贊助商可就欲哭無淚了哦。再退一步說,就算能,他們又能幹幾年?再過幾年,王小帥的老胳膊老腿還能跳出傑克遜的舞蹈嗎?

  其二,在節目的選秀物件上,筷子組合本身也並不是被蒙蔽的。當大寶問小白關於能否可能進全國十強的時候,小白一邊醉醺醺地告訴他“有戲”,一邊也反復強調“先報上名再說”。我承認,很多宣傳海報以及負責報名的工作人員都很有煽動性,忽悠著大家參加;但另一方面,這個欄目也必定有著詳細的簡章與規程,其中必然對活動的宗旨、主要鼓勵什麼、推崇什麼做出過界定。甭管那個是不是廢話連篇,也甭管它是五頁還是五十頁,想要贏到最後,那就得老老實實地、一字不差地、從頭到尾地讀完。那個不是英語考試的閱讀理解,不可以跳著讀個大意;也沒有新東方,沒人教你怎麼在沒讀懂的情況下照樣猜對答案。那麼,不論是大寶還是小帥,他們有誰讀過那個玩意兒?

  老實說,在包小白這個個案上,我個人認為他是成功者,雖不算十分正大光明,但也沒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小白同學從小為什麼跟著肖大寶一起混?因為他也喜歡音樂。否則,他為什麼沒有像老婆小時候那樣插個耳機聽“lesson 1”?為什麼沒有去玩別的諸如電子遊戲機或是足球、籃球什麼的?又為什麼裝了那麼多年孫子讓大寶在自己腦袋上狠狠地打?對,他小時候的才華是不如大寶,這個我們承認;但他對音樂的執著未必不如。否則,為什麼在他沒有上臺機會時,他會嫉恨地剪斷電線呢?但小白最終成功了,而這份成功不是靠背景、不是靠金錢(他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而是靠他的執著和努力。往卑劣了說,可以說他是“媳婦熬成婆”之後的陰險;但我更願意承認“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的努力。

  最後,兩位女生告訴我們什麼?

  兩位女士,一位讓人夢魂牽繞的校花同學,一位樸實卻令人感動的郝芳同學。

  校花同學是努力的,也是有能力的,但最終的結局反襯出了一個悲哀。她在學校裡是勤奮好學的,例如“lesson 1”;她在學校裡也是認真踏實的,雖然對校園內風光無限的小男孩也曾動過心思,但終究沒有沉迷於此、誤入歧途;她在社會上也是眼光獨具的,能夠一把抓住當年並不怎麼樣、但現在卻還挺不錯的包小白;她也是很有良心的,例如多次跟老公提起校園的夥伴、一直想好好聚一聚,沒有見利忘義。但她的悲哀,就悲哀在她的一切努力在婚姻之後似乎就戛然而止。不錯,她是嫁了個有錢人,但難道說她之前的全部努力就只為了在人生最美麗的時候把自己嫁給一個有錢人嗎?不,這不應該是她的理想,也不該是她該走的路。因為那對她自己也不好。伴隨著抽煙,她的容顏衰老將會更快,而小白的事業如果蒸蒸日上的話,她將來又該如何獨守這個空方呢?但願,但願這只是校花同學一個人的悲哀,而不是整個社會同時代女性普遍的悲哀吧。

  而郝芳同學,是大家一致肯定的。有人認為她最終的到了自己一直心愛的人,那好,這算她的成就之一。可我認為她更值得讚揚的,是大家發現的另一點——把事情的難處提醒給丈夫、但並不阻礙丈夫的決定。她那句“你要是參加‘快樂大爺’我支持你”點出了筷子組合的年齡問題,而這也恰恰是他們後來被評委刁難的問題。但是,當小帥仍然決定要堅持的時候,她卻沒有阻攔,並選擇了默默的支持。可以說,這就是賢內助啊!

  總體來說,大寶和小帥也算是完成了一回上舞臺的夢,而且好在沒有對正常生活產生什麼影響,結局算是完美。但有時候,所謂的夢想,就是那麼一回事兒吧。如果認定了,就堅持不懈地追下去吧;但如果選擇放棄並走上了另一條事業道路,那就只把它當遊戲玩玩而已吧。

  【文/張瑾】